稚拙古樸見天真

2019-11-05
來源:

  蕭芬琪

  清代李鱓(1686-1762)創作於1753年的《花鳥草蟲冊》,是其晚年難得佳作,盡得該時期「板直中見遒勁,枯率中寓樸茂」的畫風精髓。他晚年的畫作大都由絢爛歸於平淡之勢,線條更奔放,概括力更強,不假雕飾,有稚拙古樸之氣。此冊極具生活化,構圖生動,妙趣橫生。李鱓詩書畫皆能,且長於將之統一於畫作中,互為生發,氣勢、寓意、骨力俱全,臻於至妙。其詩文幽默雋永,雅俗共賞;書法蒼老古樸,破貼追碑;繪畫縱橫馳騁,多得天趣。

  李鱓對題詩位置經營構思也是不拘一格,別具匠心,或大或小,或上或下,書畫結合,渾然一體。如《花鳥草蟲冊》(圖一)繪一孤鳥獨立於春柳之上,柳樹由左下向右上延伸,而長跋書於左上角,蒼老古樸,參差錯落,於質實中見空靈,使整幅畫氣韻生動。題為「笑爾神瘦天一方,銜泥終日為巢忙。孤眠獨樹成何用,何不雙雙語畫梁。」將諷刺寓於幽默詼諧中,擴大了畫面的意境,韻味深長。

  李鱓中年生活坎坷,以賣畫為生,對紅塵的熱鬧與蕭條別有心得,他的題畫詩多「寫世俗之情味,歌小民之理想」,將自己作為市井小民的悲喜心情寓於筆端,用調侃掩蓋清高與無奈,以文人畫之形式繪生活瑣事,別有趣味。如《花鳥草蟲冊》(圖六)題為「廣州茉莉建州蘭,開向江南盛最難。十兩白金方買得,破鉛寫出與君看。」詞意清新,明白如話,無錢買花雖是常見而窘迫之事,畫家卻帶著幾分調侃,輕鬆地化俗為雅,將其昇華。畫中繪廣州茉莉與建州蘭花,簡練蒼勁,氣韻跳蕩,無論花葉,都如同剛繪完般滋潤欲滴,水氣淋漓。從此畫中,觀者可充分體會李鱓對用水的心得:「水為筆墨之介紹,用之得法乃凝於神。」也正是作者對用水的巧妙控制,強化了筆墨的對比,豐富了畫面的變化,形成了「水墨融成奇趣」的風格。

  蕭平題跋云:「李鱓揚州八怪一高手也,晚歲多署鱓,此其六十八歲所寫佳冊。復堂向以善用水自詡,冊中筆墨融枯潤為一體,合老辣天真為一,令人玩味不盡。妙哉一支縱橫筆,寫盡四時花鳥情。識者當寶之也。」信然。 

李鱓作品《花鳥草蟲冊》(圖一)

李鱓作品《花鳥草蟲冊》(圖六)

[責任編輯:董岳昕]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
波克捕鱼机械迷城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