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外出難受之極

2019-10-26
來源:香港商報

  文/小可

  如今每天暴徒都搞破壞,周一至周四是零星破壞,周五六日是大破壞。特別是周日,例必在非法遊行之中夾雜著大破壞。香港居住環境狹窄,每逢假日,一家老少大多外出吃喝玩樂,越夜越精彩。自從今年6月暴亂開始,假日外出消費者大減,晚上更是人煙稀少。筆者想在退休之年上一些以前在職時沒空上的課程,不料交了全期分別是書法和太極功的學費和會費,周日上此兩個班,也因暴亂持續而大受影響。

  本來想待暴亂過後才復課,但又想到只是跨幾個區去做自己心儀的事,為何就不行呢?心中不忿,便硬著頭皮早點出門,反正兩個班的地點相距不遠,上午學完書法,下午學太極功。10月20日,九龍於下午一時半有非法遊行,港鐵下午關閉,筆者的上課地點就在這一帶,上午上完書法班,下午一時許,很不容易擠上一輛客甚滿的巴士。巴士走不了多久,便被前面的非法遊行隊伍阻擋,車長叫所有乘客下車。筆者下車抄小路走,避開彌敦大道大班黑衣人。到了練功會場附近,走進橫街一間茶餐廳用午膳。搭著的一位男長者正吃著一碟炒飯,一位女長者來到他身邊坐下,二人看似是夫婦。女的甫坐下,談及暴亂沒兩句,便老淚縱橫。男的罵她:「喊乜?,叫飯食啦!」女的只是哭,也沒叫飯,男的把自己吃剩的幾口飯給她:「食我?啦!」女的看來已哭至胃口全無,什麼也沒吃。筆者飯後步行到位於柯士甸的練功場,在閉目練功之際,樓下傳來的口號聲、警車聲、汽油彈、催淚彈聲此起彼伏。練完功下樓,戰場已移至太子,但沿途路障甚多,港鐵關閉,巴士停駛,的士和小巴沒幾輛,筆者有家歸不得,只好炒小路到附近妹妹家借宿。

  相信全港愛好和平的市民也跟筆者一樣有此疑問:這種令人極之難受的暴亂日子,到底何時才能結束呢?

[責任編輯:朱劍明]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
波克捕鱼机械迷城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