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夫妻店就這么行不通?還真不見得!

2019-10-24
來源:創事記

  只要不親自下場battle,撕 X 交給律師,還是能好聚好散。

  文/杜晨    編輯/Vicky Xiao

  來源:硅星人(ID:guixingren123)

  你可能已經從朋友圈的截圖里看到了:當當網的兩位聯合創始人兼夫妻,李國慶和俞渝,徹底決裂了。

  幾個星期前,李國慶在采訪中稱妻子俞渝和高管一起逼他離開公司時,怒摔杯子,被視頻多個鏡頭角度完整還原出來,將這對夫妻由來已久的嫌隙再次撕開。

  而北京時間昨晚,俞渝在李國慶的一條朋友圈下面徹底爆發,將丈夫/前夫涉嫌行賄、竊取己方存款、私生活混亂、患性病、出軌對象發消息威脅等情況,一五一十全盤托出。

  一時之間,輿論嘩然。

  在中國互聯網圈,當當網是知名的夫妻店。20 年前,在華爾街披荊斬棘的俞渝已經收獲財務自由,認識了創業者李國慶后與他結婚并跟他回了中國,后來創辦了當當。經歷了互聯網泡沫、拒絕亞馬遜收購、上市和電子書業務轉型,盡管業務發展和亞馬遜無法相提并論,當當至少仍是中國本土最受歡迎的圖書類電商平臺。有媒體提到,在2019年胡潤百富榜上,李國慶和俞渝以70億財富排名中國第573位。

  當初攜手創業的夫妻,現在變成仇人一樣互揭傷口、公開痛斥對方。

  難道創業夫妻店真的行不通?

  也不盡然。在硅谷,以及整個美國的互聯網和科技行業,同樣有許多知名的夫妻店。

  從思科到 VMWare,從亞馬遜到 Eventbrite,從 Google 到 WeWork,許多公司都是由夫妻創辦的,或者夫妻其中一方在創辦過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在功成名就之后,他們有的還在一起,攜手共度余生,這固然好;也有的已然勞燕分飛,但并沒有像李國慶和俞渝一樣在公眾矚目之下反目成仇。畢竟在講究專業性的硅谷,可能大家想的都是“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撕 X 交給律師。”

  今天,硅星人就帶你回顧一下硅谷的創業夫妻們。

  分開還能做朋友:Google

  Sergey Brin & Anne Wojcicki

  1998 年,蘇珊·沃西奇以 $1,700 的價格將自己的車庫租給了謝爾蓋·布林 (Sergey Brin) 和拉里·佩奇,讓他們在那鼓搗出了一家名字古怪的公司——Google。

  在那期間,蘇珊的妹妹安妮·沃西奇(Anne Wojcicki),因為做科技股實現了財務自由決定辭掉華爾街投行分析師的工作,回到加州。

  就在姐姐的車庫里,安妮·沃西奇遇到布林。

  在布林的身上,她見到了另一個版本的自己:出身自被前蘇聯壓迫地區的移民&學術家庭(沃西奇的父親曾任斯坦福物理系主任),卻對墨守陳規的精英主義毫無興趣,而是對互聯網、數據充滿了好奇,并擅長運用這些工具快速取得結果和增長。

  在Google創業的頭幾年,安妮·沃西奇給了布林很多管理、財務經驗,以及情感方面的幫助。

  而在二人還未結婚時,2006 年,安妮創辦了 23andMe (目前已經成為To C 基因檢測報告市場上的領導者)。布林就提供給了沃西奇重要的初始資金,成為了 23andMe 的天使投資人。

  沃西奇和布林相互成就了彼此,并于 2007 年完婚。

  但是,雙方的情感逐漸出現裂痕。Google 內部一度存在的公司內約會文化,已經導致了多個牽扯到埃里克·施密特(前CEO、董事長)、Android之父安迪·魯賓(Android 之父)等在內的丑聞,而布林同樣沒能幸免。

  他和自己下屬雨果·巴拉的女友——Google 眼鏡部門的產品營銷經理阿曼達·羅森堡——出軌了。而一切已被沃西奇看在眼中,她發現了羅森堡和布林之間的一些短信,不久后,她就和布林分居了。

從左數第二、第四:羅森堡和布林

從左數第二、第四:羅森堡和布林

  2013 年 8 月 28 日,Google 已經準備好宣布巴拉離開 Android 部門前往小米的祝福消息。不巧的是,布林因為出軌和沃西奇離婚的消息也在同一天曝光。

  盡管因為背叛導致分裂,但現在布林和沃西奇的關系仍然稱不上壞,堪稱夫妻店離婚組別里的范本……

  布林認為即便離婚了也應該和前妻、孩子維持親密的朋友關系。因此在離婚之后,布林一邊跟羅森堡在 Google 眼鏡團隊共事,同時跟她約會,也會跟沃西奇和孩子一起吃飯相聚。

  但是沃西奇確實“愛過”布林:

  布林有一種罕見的基因變異,可能會導致帕金森氏癥;而當沃西奇發現了一個新的基因可能針對這一變異時,她直接將這一發現申請了專利。

  現在,布林早已淡出了 Google 的業務和日常管理,傳聞他在 Mountain View 公司附近的 NASA 機庫里建造自己的飛艇;沃西奇的 23andMe 發展的不錯,正在利用基因檢測的力量攻克疑難雜癥,為用戶帶來定制化的醫藥。

  兩家公司的關系也很緊密。有的 Google 高管會到 23andMe 擔任顧問,參與關鍵決策討論;去年,沃西奇本人還在 Google 做過一場演講。

  可以說,布林和沃西奇在硅谷夫妻店的“離婚組別”里,可以算是分開和相處都處理地比較體面的了。

  感情破裂但同進退:思科 Cisco

  Sandra Lerner & Leonard Bosack

  珊德拉·勒納 (Sandra Lerner) 和萊納德·博薩克 (Leonard Bosack),一對雙宿雙飛的鴛鴦。

  其實思科的這對聯合創始人,經歷基本和俞渝李國慶比較接近。只是,當一方遭遇不測時,另一方堅定站在曾經伴侶的背后。后來感情破裂時,他們也選擇了最好的方式去處理。

  研究生主修比較政治學的勒納,在當時已經是個電腦“怪咖”,大量時間花在了學校計算機系的實驗室里,用電腦幫助自己論文里的數據部分。

  因為已經對統計軟件十分熟悉,她加入了斯坦福大學新成立的統計和計算機科學系。正是在斯坦福,勒納認識了另一位怪咖博薩克,并跟他在 1980 年結婚。他們分別在斯坦福商學院和計算機系擔任 IT 系統負責人。

  那時,不在一棟樓的勒納和博薩克需要使用電子郵件聯絡彼此,但是現有的系統卻沒那么方便。于是,斯坦福各院系開始構建可以連接到互聯網的校內網絡。

珊迪·勒納

珊迪·勒納

  后來博薩克發現,他們搭建的這套系統“藍盒子”,有著巨大的商業前景,于是向學校申請商業權利,卻遭到拒絕。于是,勒納、博薩克等幾位斯坦福大學的 IT 負責人和學生開始私下銷售他們打造的系統;最終,他們的行為被學校發現,被迫離職,并創辦了思科。

  博薩克被廣泛認為是局域網 (LAN) 技術的先驅之一。

  因為勒納和博薩克并不擅長管理公司,思科董事會請來了職業經理人入局。時間長了,兩位聯合創始人對公司的發展造成了嚴重的阻礙,董事會不得不決定開除勒納。

  盡管在當時,勒納和博薩克的婚姻已經破裂,處于分居的狀態。但是在公司里,博薩克不但沒有落井下石,反而用自己的離職表示了對前妻的支持。

  二人賣掉了手里的股票,得到了 1.7 億美元(今天大約價值 3.2 億)。

  盡管已經離婚,二人仍是關系緊密的伙伴。

  用思科給的錢當中的 70%,勒納和博薩克共同成立了慈善基金會,用于資助動物保護和科學方面的項目。比如,二人共同幫助華盛頓州立大學修建了生態保護中心,還出資修繕了著名英國作家簡·奧斯丁曾經居住的房屋。(2015 年,勒納退出了該基金會)

  幾經風波仍然攜手:VMWare

  Diane Greene & Mendel Rosenblum

  在硅谷,戴安·格林 (Diane Greene) 的名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她是將 Google Cloud 一手推到今天地位的功臣。而在此之前,她和自己的丈夫共同創辦了 VMWare,另一家響徹硅谷的科技公司。

  出生于紐約州,格林在拿了兩個機械工程方面的學位之后,做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個決定:離開東海岸。

  她進入了西海岸最著名學府之一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在計算機系拿到了第二個碩士學位。

  在伯克利,她認識了自己后來的丈夫門德爾·羅森布魯姆 (Mendel Rosenblum)。

  格林為 Sybase、硅圖等公司工作了幾年,后來還創辦了自己的公司 Vxtreme(估值 7500 萬美元,被微軟收購)。羅森布魯姆當時在研究一個讓操作系統和服務器“虛擬化”的項目,邀請格林來幫忙。她后來透露,自己在項目里的頭一年連工資都沒有。

  這個項目后來變成了 VMware,被業界廣泛認為對后來的云計算做出了重要貢獻的公司。

  2004 年,EMC(現在的戴爾EMC)收購了 VMWare。2008 年,因為公司內斗,作為 VMware CEO 的格林被公司解雇;當時擔任首席技術官的羅森布魯姆,也用離職表達了自己的抗議,隨后加入了斯坦福大學擔任計算機科學教授。

  2012 年,格林接受了 Google 的邀請,加入這家當時如日中天的搜索巨頭的董事會。2015 年,Google 收購了格林創辦的云計算技術公司 Bebop,并指派她成為了 Google 云計算業務的副總裁。今年,格林宣布不會在 Google 董事會謀求連任。

  目前,格林非常享受自己半退休的生活,把更多時間花在自己的兩大愛好——航海和打漁上。她和羅森布魯姆的感情非常好,兩人會一起出海。

  在技術上,這對夫妻有著共同的信仰。在公司里,他們能夠共同進退。格林和羅森布魯姆,堪稱硅谷夫妻店的范本。

  一人主導一人退隱:超微電腦

  梁見后 & Sara Liu

  由梁見后、廖益賢和 Chiu Chu (Sara) Liu Liang 在 1993 年創辦的美商超微電腦 (Supermicro),目前已經成為全球最知名的服務器供應商。

  超微并非普通消費者熟悉的公司,不過仍然非常著名,為包括蘋果、亞馬遜等在內的全球頂級公司提供服務器硬件。你上一次聽說過它,應該是因為彭博社的那篇著名的不實報道,指出蘋果、亞馬遜等公司的服務器(由超微提供)存在后門。

  在三位聯合創始人中,梁見后 (Charles Liang) 和 Sara Liu 是夫妻。

  梁見后從臺灣移民到美國,在得克薩斯州立大學獲得了電氣工程碩士學位。創辦公司 26 年之后,他仍在擔任超微的 CEO、總裁兼董事長。

  而 Sara Liu 在臺灣靜宜大學獲得了會計學士學位,曾擔任總監、總會計師和首席行政官等職位。

  雖然是夫妻店,超微也一度是梁見后的“一言堂”。2008 年,《紐約時報》曾經報道,從訂單到市場營銷,梁在公司內什么都管,事無巨細。

  在公開資料當中,關于梁見后和 Sara Liu 的個人故事并不多。已知的情況是,在超微官網的 2019 年最后一次更改后,Sara Liu 已經從公司的管理層名單當中消失。

  至少,在超微創辦至今的 26 年之間,這對夫妻一直維持著穩定關系。而這種一人主導一人退隱的模式,也是迄今仍然在一起的企業家夫妻們最常見的情形。

  當然企業家離婚了也不是都非得當朋友,但齟齬和爭執大多讓律師代表解決,很少有人親自下場。

  比如首富貝佐斯婚外情被曝光后,當初和他一起創辦了Amazon(后來退歸家庭)的妻子麥肯齊也迅速發表了聯合離婚聲明,對巨額的財產切割也是干脆利落。

  盡管麥肯齊沒有公開表達任何不滿,但是她在Twitter上迅速取關了貝佐斯、后來貝佐斯發文稱贊她捐贈財產的舉動時也毫不回應,這也已然表明了她的態度。

  現在還不知道李國慶和俞渝的離婚battle將會如何收場,但無論是率先挑起這場戰爭、口無遮攔的李國慶,還是再也忍不了的俞渝,或者是他們一起創辦的公司,在這場風波里,都很難成為贏家。

[責任編輯:肖靜文]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
波克捕鱼机械迷城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