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慶俞渝夫妻互撕:家暴,逼宮,同性戀?70億財富下的悲劇如何收場

2019-10-24
來源:界面新聞

  作者 肖芳

  10月23日晚,當當創始人李國慶和俞渝的連續劇又出現新一輪高潮。

  李國慶接連在媒體上爆料自己被妻子俞渝逐出當當之后,俞渝在朋友圈激烈回擊,將兩人生活、創業矛盾的細節公之于眾。

  俞渝不僅否認李國慶凈身出戶,還指責李國慶經常在家中摔東西,對外則擅長操縱媒體,除了“逼宮”這半件事,所謂“雍正王朝”、“踢出管理層”、股份被“欺騙”、趕走副總等等都在撒謊。

  俞渝詳細描述了與李國慶相處多年來的各種不幸,也痛斥李國慶對家里的事情不管不問,包括老人生病、孩子上學都極少過問。甚至關于李國慶的不少隱私問題,諸如同性戀、梅毒、討好官三代等都被一一列舉出來。

  實際上,李國慶和俞渝夫妻二人的矛盾從去年就可見端倪。去年3月,李國慶在個人朋友圈寫道:“所謂的婚姻就是……有時候很愛他.....有時候想一槍崩了他……大多時候是在買槍的路上遇到了他愛吃的菜……買了菜卻忘記了買槍……回家過幾天想想還得買槍……”

  今年9月,李國慶在接受騰訊深網采訪回憶被俞渝逼宮時怒摔杯子,并稱不會原諒她。很多人看了采訪視頻之后,第一反應就是“李國慶和俞渝為什么不離婚?”有分析人士甚至猜測,是不是為了博眼球,兩人達成了某種默契。

  但10月23日晚,俞渝站出來手撕李國慶證明兩人的感情已經完全破裂。

  在俞渝的反擊發酵之后,李國慶在個人微博表示,自己在7月底向法院遞交起訴狀和俞渝離婚,10月17日雙方收到了法院離婚傳單,但俞渝以感情未破裂為由不同意離婚。

  為何俞渝拒絕離婚?很難說這和兩人共同經營將近20年的當當不無關系,到現在他們共同持有當當93.5%的股份。

  至此,兩人的矛盾已經印證了夫妻店模式的不靠譜,他們的生活和事業的選擇很大程度上也被夫妻店綁架了。

  70億財富之下算不清的賬

  2019年胡潤百富榜顯示,李國慶和俞渝以70億財富排名第573位,過去的一年他們的財富上漲了8%,主要來源正是共同創辦的當當。

  但是,雙方目前對股權和資金的分配都充滿了怨氣,他們的巨額財富成了一筆糊涂賬。

  讓李國慶耿耿于懷的是雙方持股比例的變化。2010年12月,當當上市時,李國慶的股份為38.9%,妻子俞渝的股份只有4.9%。如今,雙方的持股比例發生了反轉。天眼查的數據顯示,俞渝的持股比例為64.2%,李國慶的持股比例為27.51%。

  李國慶在接受海克財經采訪時稱,當當私有化時,俞渝提出雙方持股一半一半,他同意了。當當退完市,俞渝又提出一人拿出一半股權給兒子,他也同意了。但因為他兒子是美國人,當當和海航談收購時不能有外資股東,這部分股權就放在了俞渝名下。

  李國慶稱,自己忘了股權變動是一場權力(投票權)變動,隨后(2018年1月)俞渝就聯合小股東逼他交權。他的言外之意是,俞渝使用手段把他踢出了當當。

  李國慶在山東衛視的一檔節目中總結了俞渝“驅逐”的過程:股權變更、逼走副總、再加“逼宮信”,并表示自己是凈身出戶。

  但俞渝在朋友圈回應中稱,李國慶并非凈身出戶,而是把家里的現金拿走了1.3億。她還指責李國慶把錢給身邊的人,卻沒有為兒子上學出過學費,甚至沒有給家里買過礦泉水。

  和普通家庭的夫妻一樣,李國慶和俞渝同樣為財產和扯不清楚的家庭瑣事鬧心。10月24日凌晨2點,李國慶再次發微博表示:“你最近言行已經感情破裂無法挽救,我們雙方也都徹底疲憊,不如就處理好這最后一攤事,然后各自好活?”

  夫妻店的悲劇

  李國慶和俞渝夫妻23年,共同創業近20年,感觸最深的恐怕就是夫妻創業——國內數家大型互聯網公司都是夫妻創業的模式。

  在當當上市初期,李國慶和俞渝一直致力于為夫妻店正名:是不是夫妻店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對顧客有價值,股東能分到紅。同時避免當當要看俞渝臉色還是當當要看國慶臉色的問題,雙方明確分工,各自管好自己負責的事。

  但實際的情況卻并不像兩人當初想象的那么美好。

  李國慶在接受海克財經采訪時表示,雖然當當采用現代公司治理,但他和俞渝畢竟是夫妻,又占很大股份,兩個人在經營管理、用人、戰略上總不一致。但拿到董事會討論,董事會就說讓倆人自己商量,相互消耗很大。

  今年年初李國慶已經把自己的悲劇總結成了一句話: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一定要結束夫妻店治理。

  俞渝也曾表達了同樣的觀點。今年3月,俞渝在接受《財新周刊》采訪時表示,回頭來看,夫妻搭檔絕對不是好的創業模式。人共事,不能客觀地看待彼此,情緒上的撕扯,會讓進步的速度打折扣。

  讓兩人更難處理的是,工作和生活交織在一起,工作上的矛盾會被帶到家中,影響生活的和諧。

  俞渝在回應中痛訴,當當私有化時,因為她沒有及時回復李國慶的問題,李國慶把飯桌掀翻在她身上。而李國慶在接受騰訊深網采訪時則稱,他接到俞渝逼供信的當晚,就通知俞渝從此分居。

  讓李國慶更加耿耿于懷的是,自己被妻子逐出了奮斗二十年的公司,這個公司承載了他的夢想。這讓他覺得不解、挫敗、憤怒和委屈,也是這場悲劇的根源。

  俞渝為婚姻生活和創業過程中的種種不容易痛哭,李國慶也還在回憶餓著肚子等俞渝到23點回家一起吃飯、每年擠出五個假期陪俞渝游山玩水的美好。

  但兩人在創業和生活上的爭執中說了很多重傷對方的話,連他們自己都很難說清楚其中的復雜。或許,放下情緒,好聚好散,對他們而言才是最好的結果。

  俞渝深夜爆料開撕李國慶:模范夫妻,勢成水火

  新浪科技整理

  10月23日晚10點,一直沉默的俞渝爆發了。在李國慶的朋友圈動態下,俞渝一口氣連發三條長評論。直言,“李國慶,我要抓破你的臉”。

  憤怒之情,溢于言表。曾經的“模范夫妻”,走過二十多年后,一時間勢成水火。

  今年2月,李國慶忽然公開宣布離開當當,此后反復提及被俞渝“逼宮”一事,措辭愈加嚴厲。最近一次,甚至用到“陰謀詭計”的描述。而在俞渝這邊,一直沉默,直到昨晚。

  俞渝長篇控訴,反駁李國慶“凈身出戶”,提到許多“大料”,涉及李國慶自身“同性戀”,甚至也涉及李國慶一方的親屬。

  似乎滿腔積怨,一朝爆發。俞渝稱,“你綁架我二十年了,我受夠了,你滾開!”,

  而李國慶也很快回應,“我為兒子忍受23年”。

  曾經共同開創一番事業的夫妻,走到了路盡頭。

  俞渝控訴爆料:收李國慶同性戀人威脅信

  俞渝對李國慶的控訴很長。

  李國慶的朋友圈動態提到,“感謝我凈身出戶 (帶走了一把茶壺)那一個月收留我的小朋友。”而俞渝首先反駁的,便是李國慶“凈身出戶”:“你把家里的現金拿走一億三!那里有我父母存款,你還錢!”

  然后,針對“好心的小朋友”,俞渝爆出混亂的同性戀關系——“同性戀傍家馬銘澤吧?還是你們多人廝混的林昭?”

  據天眼查信息顯示,馬銘澤系原當當無線事業部總經理,主管技術和市場,現為水晶區塊鏈科技(海南)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而李國慶持有該公司25%股份。

  讀大三時馬銘澤打算利用暑期到當當網打兩個月工,沒想到被安排坐到了老板李國慶的辦公室。這段經歷對他影響至深,他曾提到:任何事情都在李國慶的眼皮子底下,而且老板的很多事情也讓他這個大三學生參與、觀摩,比如在談判的時候都把他帶在身邊,并且還當場點評。

  DoNews文章寫到,“耳濡目染之下,馬銘澤開始不自覺地模仿李國慶,包括做事方式,溝通技巧,談判技巧。”

  俞渝反駁了李國慶的看《雍正王朝》“逼宮”的說法。之前李國慶提到, 2018年1月14日晚,把當當一家人重新看《雍正王朝》,正“看到八王逼宮,就八王跟皇帝搶權,說分權這場戲”,俞渝又向李國慶提到把當當賣給海航的事情,李國慶不同意,次日6點收到逼宮信,讓他交出新業務,接受賣海航。

  而俞渝稱,“我跟你看雍正王朝?那是20年前!” “你大嘴一張,就成了我現在的一串陰謀?”

  俞渝提到李國慶關于經營當當的問題:你幾次威脅要“沖擊季報會”,董事會通過的、公司要給的下季度預測太低,“詆毀”你的經營功勞。

  俞渝指責李國慶不顧家庭:孩子肺炎住院兩個星期。你“李總”知道兒科病房在幾層嗎?幼兒園、小升初、中考、上大 學、你管過什么?

  俞渝甚至表示,“我為你爹娘我干了多少活兒,為什么他們兩個人的遺體告別,我都不去? 我痛恨他們把你們六個混球養成這個德性!!!!” 據她評論,李國慶的哥哥“吸毒、嫖娼”,從兩人結婚到現在,“六進六出監獄。”

  “你還要干嘛?說書、賣慘、博眼球,你的暴露癖有完嗎?你還要料嗎?我全給”。緊接著俞渝提到, “同性戀人給我的威脅信、你梅毒的病歷、化驗單,用我攜程賬戶開房的記錄、你‘體制內高參們’去洗浴中心、你拍馬屁投資官三代電視劇的匯款單”等一系列的“料”。

  “你綁架我二十年了,我受夠了,你滾開!”俞渝最后稱。

  李國慶:咱們就撕破臉對抗到底吧

  俞渝的控訴,是發布在李國慶關于新創業項目的動態下。

  之前在視頻采訪中,李國慶談及被俞渝逼宮,“情難自已”,摔碎水杯,而后登上網絡熱搜引起廣泛關注。在朋友圈,李國慶提到,摔杯子視頻被發出后,引發關注。對眾多老友問候,和不認識的關注者的私信,他表示“謝謝”。

  李國慶稱,可以跟大家分享的是,從去年1月15日分居至今已經2個月,“21個月中我也從痛苦走向陽光”,孕育出“早晚讀書”這個“寶寶”。創業的激情和成就感能點燃其斗志,讓他忘卻一切。并提到,“感謝我凈身出戶 (帶走了一把茶壺)那一個月收留我的小朋友。”

  在俞渝評論控訴后,李國慶很快回應,并把原動態刪除,重新發布了一遍。

  針對俞渝的言論,李國慶稱:“狗急跳墻,工作撕逼虛構事實,私生活撕逼更是意淫。變態,精神病患者,我為兒子忍受23年。”

  同時李國慶發布博文,詳細回應,表示,“境外公司股權這些年已經被你套走了大頭,境內公司股權這一次,咱們就撕破臉對抗到底吧!走到如今,實非得已。”

  據李國慶博文,7月底他已經向法院遞交起訴狀和俞渝離婚。10月17日雙方收到了法院離婚傳單,“但俞渝以感情未破裂為由不同意離婚。”

  “我倆相識快三十年,有過開心,但更多的是你的明搶暗奪,你的污蔑,你的‘女權’,你的‘女權’,我的‘無知’,我的‘吃軟飯’我都忍,但是忍耐也已經耗盡。”

  李國慶表示,“這些年玩財務玩股權我玩不過你,但你若要以此為由拖延時間妄圖趁機轉移共同資產,我也決不會再忍讓!”

  接近凌晨2點,李國慶再發長文,稱俞渝“明明是搶權的武則天,卻把肆意抹黑我把自己偽裝成受害者,人身攻擊肆意造謠的這種行為實在令人氣憤。另外李國慶“提醒”俞渝,“我的手里有很多你在國外給人當小三以及你婚后其他不可告人的實錘和證據”。

  “模范夫妻”往事:走到一起本是水到渠成

  30歲之前,李國慶談過6個女朋友,而娶俞渝,有其計劃。

  “我是預謀要娶個海歸的”。李國慶曾自述,1987年大學畢業后,家中6個孩子自己最小,而父母年齡都很大了,母親身體又不好,所以就放棄了出國留學,“所以我有一段就覺得是空虛,老覺得沒有海外生活經驗”。

  “我前任女朋友們無一例外都出國了,我就是出國培訓班,到1994年我還想還是得穩定下來,想結婚的時候我就說怎么辦呢?那就問問海歸那些人誰回來吧,有沒有回來的,我還接受啊,所以我30歲干脆去美國找找去吧”。于是,李國慶到了美國,東看看細看看,碰上了俞渝。

  對于這段婚姻,俞渝曾用“水到渠成”形容。

  兩人相識三個月便步入婚姻殿堂。彼時,俞渝31歲,李國慶32歲,兩人此前各自都跟別人好過、分手過,“所以到那個時候很水到渠成,對我來講,我沒有覺得倉卒或者他推我,或者我著急了” 。

  1996年,兩人回國。1999年11月,夫妻聯合創辦當當。

  彼時,互聯網購物對國人來說還是陌生事物,而李國慶夫婦看準了網購圖書的交易,用李國慶自己的話說,“我們夢想當當網在未來會成為一家改變中國文化產業,改變全民閱讀的公司。”從之后當當的發展來看,一定程度上,他們的夢想實現了。

  2010年12月8日,當當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成為中國第一家完全基于線上業務、在美國上市的B2C網上商城。上市當天,當當股價上漲86%,并以3.13億美元的IPO融資額,創造了亞太區2010年高科技公司融資額度的歷史新高。

  那是李國慶和俞渝的高光時刻。在紐交所外,兩人微笑合影。而因為這種商業上的成功,他們也曾被視為一對“模范夫妻”,并且在很長時期里,是最著名的商界夫妻檔。

  李國慶早先提到,劉強東經常給他說,羨慕他有這么一個從華爾街回來的老婆,幫他做生意。

  “我是李國慶緋聞男友”

  隨著俞渝的指控,夫妻兩人之外,還有一個名字走入事件中心,就是前文所述的馬銘澤。

  “小騙子馬銘澤,大慶油田的混混, 三里屯的公寓怎么買的?他媽媽一個普通油田職員,海南的房產怎么來的?你給家里買過一桶礦泉水嗎?孩子上學期的學費多少?”除了爆料李國慶與馬銘澤的異常關系,俞渝直言馬為“騙子”。

  早先一條李國慶與馬銘澤互動的微博被網友留存轉發。不過此后馬銘澤微博更名,而現在,其此前博文基本清空。

  有意思的是,在俞渝暗示李國慶與馬銘澤存在同性戀關系后,疑似馬銘澤帶話題詞“我是李國慶緋聞男友”發布了抽獎微博。通過關注、轉發,他將抽選網友,贈送李國慶新創業項目“早晚讀書”的優惠券。博文稱,“有瓜一起吃,有券一起享!應用商店搜索‘早晚讀書’”,還表示,“作為緋聞男友,優惠券給誰我說了算”。

(疑似馬銘澤微博)

(疑似馬銘澤微博)

  早晚讀書是李國慶事業的第三春,面向知識付費。這一項目找領域大咖講書,組建書友會,宣稱“跟對的人,讀對的書”。與同類項目比較,其特殊點之一就是與區塊鏈掛鉤。

  據介紹,書友會將上鏈,挖礦機制是用積分鼓勵用戶,CRYSTO將會為書友會提供幣。而CRYSTO便是前文提到的水晶區塊鏈科技(海南)有限公司旗下垂直公鏈。

  根據李國慶的設想,短則三年,長則五年,早晚讀書的市值可以超過當當。不過目前看,情況并不樂觀。之前因為李國慶的引發的輿論熱度,早晚讀書被外界了解。現在因為俞渝和李國慶互相控訴,早晚讀書和當當又迎來一波關注。不過這種熱度,恐怕不是兩人所希望的。

  另外,雖然兩人相互控訴的爆料尚不能判定真假,但顯然,“模范夫妻”已無法維持下去。

  曾經的一段商界佳話,漸漸走向完全相反的結局。

[責任編輯:肖靜文]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
波克捕鱼机械迷城心得